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四章 我是她的初男
本章来自《凤凰花又开》 作者:西木三郎
发表时间:2019-09-14 点击数:220次 字数:

      秦从林回到南溪的生活很简单,基本上是白天在家睡觉,晚上出去喝酒。这种生活极不规则,偏偏大哥又是生活极有规律的人,兄弟两人对照鲜明,所以他成了家里反面的典型,免不了经常被母亲念叨。

  这天他又去赴同学朱平的宴,他去得有点迟,走进一间包厢,找了个空位坐下,赶紧对在座的同学解释道:“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路上碰上一个小学女同学。”

  “从林,你连小学女同学也不放过?”朱平带着明显挪揄的口气。

  “我又不是你们猪八戒的亲戚,你耳朵聋了,没听我说是路上碰见吗。我都认不出她了,是她拦住我说了一大通跟我小学的事,我一大半不记得了。”这一桌都是高中同学,彼此之间熟透了,又是男生,所以他骂起来格外狠。

  朱平被骂得狗血碰头,一点也不恼怒,还笑嘻嘻对身边的女同学罗燕说:“从林从来就是讨女孩子喜欢的。”

   “你们是不知道,高中时有多少女生爱慕从林。”罗燕也跟着起哄。

  他听了得意洋洋,追问道:“是吗,这里面有你吗?”

  “这还用问吗?”罗燕不置可否。

  他瞥了朱平一眼,开心地说:“燕子,可别这么说,你男朋友要生气的。老猪,你说是不是。”

  朱平装作叹了口气,说:“唉,为此我都伤透了心,可是生气管什么用。要不是有舒晓红,我哪里追得上燕子。”

  他脸色一变:“说你跟燕子的事,你扯舒晓红干嘛。”

  罗燕笑了起来,说道:“本来吗,你跟小红就是一对金童玉女,一下断了我们好多女生的想法。”

  “燕子,你这纯属杜撰,哪里有这回事?”

  “从林,趁小红还没来,你说说你们俩到底咋回事?”罗燕调皮地眨了眨眼。

  他听到女生这话,看了看旁边的空位,一下全明白了,问道:“这位置是留给小红的?你们不是说她不来吗?”

 “本来是没叫她,可是燕子在路上碰见她了,就叫来了,她回去换件衣服就来。”朱平狡黠一笑。

 “好呀,你故意欺骗我。”他手指点着朱平说。

 “你干嘛要躲着她呢,高中时大家就都看好你们这一对,现在大学都快毕业了,你们咋没见进一步呢?”罗燕很好奇地问。

 “我哪里躲着她,都是你们胡思乱想。”他当然不承认。

 “从林,你老实交代,你跟小红发展到了哪一步?”朱平严肃地问,一桌的同学都跟着嚷嚷起来。

  这种玩笑他经历多了,你越不承认,越想着躲避,就越容易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像酒桌上你越不想喝酒的人,越容易成为攻击的目标一样。他决定像酒桌上那样,以攻代守,思索片刻,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一本正经地说:“你们就那么八卦,那么爱打探人家的隐私,那我老实交代了,其实除了我是她的初男,其他一概都不是,哈哈。”说完,他干笑了一声,声音很大,但是戛然而止。

 “初男还啥都不是?”罗燕大叫起来。

  朱平一阵浪笑,大手一挥道:“是吗,这么说你已经把小红咔嚓了?”

  “什么咔嚓了,那么难听。”罗燕狠狠瞪了朱平一眼。

  “燕子,扁老猪,说话那么难听。”剧情正按他设计的方向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环视了桌子一周,表情变的极为严肃又极为怪异,说道:“我说的初男,我看了一下在座的各位,只有我是小红的初中同班男同学。”

  “吓死我了,死从林,求你了,说话别绕这么大一圈。”罗燕笑得合不拢嘴:“这么个初男呀。”

  他这才憋不住也笑起来,满桌的人都跟着笑了,酒桌上气氛一下热闹轻松起来。

   说笑间,舒晓红穿着一套红色的连衣裙飘了进来,很自然在他身边的空位坐下。

 “你们笑什么?”她好奇地问。

 “笑你呢。”罗燕笑得有点气喘。

  她看看满桌的人,又看看自己,撇嘴道:“我有什么好笑。”

  朱平一脸坏笑看着她,告密道:“从林刚才大声宣布说他是你的初男呢。”

  她听了大怒,抓起桌上的筷子,敲在他头上:“死从林,我让你胡说,让你胡说八道。”

  他急忙双手护着头,远远地躲开,大声争辩道:“小红你可别听他们乱说,我只是说我是你的初中男同学,是他们想歪了。”

  酒菜上桌了。朱平马上提议:“我觉得从林要敬一下小红,刚才得罪小红了。”

  他也觉得玩笑大了点,主动端起酒杯说:“敬是应该的,得罪倒是没有吧,都是你们想遐想翩翩。”

  “那还不是你故意引导人家往歪里想,你必须向小红认错。”罗燕不满道。

  “好好,就算我错了。”他没辙了,只好服从道:“小红,来,我敬你一杯。”

  她坐着不动,傲着头说:“这酒我不跟他喝。”

  “为什么?”朱平问。

  她翻了翻白眼,不客气地说:“既然得罪我了,那他就自罚三杯再来跟我喝。”

  罗燕拍手称道:“有道理。”

 “好,我先罚三杯。”他有自知之明,跟女同学喝酒没道理可言,还不如爽快点。喝完三杯,他又倒了满满一杯,转向对她说:“这下可以敬你了吧,诚心诚意。”

  她慢慢站起来,端起酒杯,斜视着他说:“可以,不过我还有的条件,我喝一杯,从林得喝三杯。”

  “凭什么。”他叫起来,口气明显不平。

  “凭你是男人呀,是男人就要让着我们女人,燕子你说是不是?”她一副蛮不讲理的模样。

  “是,男人酒量大,从林喝三杯,小红一杯。”

  “这没道理,酒量大就要让着酒量小的;小红你成绩好,高考的时候也没见你让着我,好学校你也没让着我上。”

  “你们滨海大学难道不是好学校?再说了喝酒跟学校,这是两码事,你喝不喝?”她伶牙俐齿反驳道。

  “碰上你们这些不讲道理的女生,我自认倒霉。”

  “女人就是不讲道理的。”

  他三杯下了肚,罗燕马上站起来说:“从林,我来敬你一下。”

  他放下酒杯,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说:“等一等,我得吃点,垫垫肚子。”

  “这点酒就要休息了,真不像个男人。”她哼了一声说道。

  “小红,对从林别那么刻薄。”罗燕都有点看不下去,劝解道。

  “我这够客气了。”她得意地晃着酒杯说。

  “谢谢你的客气。”他对她深深一鞠躬,然后问罗燕:“燕子,你说怎么喝吧?”

  不等罗燕开口,她抢着说:“当然是跟我一样了,三比一。”

  “从林已经喝了那么多,我这就二比一吧。”罗燕于心不忍。

  “不行,一视同仁。”她不容商量。

  朱平也附和道:“是呀,燕子你不能自掉身价,我也不答应。”

  “燕子,冲你这么关心我,我也不能让你吃亏,三比一就三比一。”他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

  她不依不饶说:“燕子男朋友就在这屋子里,你可不能乱说燕子关心你的话。”

  “小红,你这存心挤兑我。”他无辙了。

  她一点都不退让,嗤鼻道:“谁让你个大男人,喝个酒磨磨唧唧。”

 “我这不是都同意了,难道还要我四比一、五比一吗?”他无奈摇着头说。

 “我可没有这样说,你要是愿意我们也不反对,燕子,你说是不是?”她的得意全写在脸上了。

 “呵呵,从林遇上小红,是有口难辩,这亏吃大了。”朱平笑得很开心,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没办法,谁让她学习比咱好,文化比咱高。”他只剩下自嘲的份了。

 “从林,小红就这张嘴不饶人,其实小红对你挺好的。”罗燕不小心说出了心里的话。

  她一听脸色变了,大声说:“燕子,你可别胡说八道,谁稀罕他。”

  “别不承认,咱俩玩的最好,高中你就告诉我喜欢从林。”罗燕也没有顾忌了,笑着说。

 “是吗,燕子今天大揭秘一下。”满桌子的人都来劲了。

 “还是小红自己说吧。”罗燕眼睛征询着她。

  她倒是一点不害羞,大方地说:“说就说,有什么了不起的。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我承认曾经喜欢过某人,但是十七八岁的事早已是过往云烟了。如今我们长大了,见世面了,现在追求我的人一大箩筐,我挑都挑花了眼,还会吊死在那棵歪脖子树上吗?”

  “小红,你该不会说从林是歪脖子吧?”朱平坏笑道。

 “你这个死老猪,添油加醋,最坏就是你了。”他斗不过女生,只有拿男生撒气。

 “从林,你就会欺软怕硬,整天骂得我猪血喷头,小红说你,你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朱平一脸委屈的样子。

 “嘴巴干净点。”罗燕轻轻打了朱平一嘴巴,然后对她说:“小红,你那么优秀,追你的人肯定不会少,但是初恋难忘。”

“好了,别劲拿我们开蒜了。”他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然后端起酒杯,跟罗燕喝了个三杯才算把事情平息下来。

  屋里安静了,朱平端着酒杯站了起来说:“现在开始进入正题了。今天请大家来,是要告诉大家,我和罗燕明年毕业就要去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去工作了。”

 “这毕业还有一年,你们这么早就确定了去处?”他好奇问道。

 “是呀,我们这种专业大部分都是去大西北的,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不是还有一个寒假吗?”他发现了问题。

 “寒假,我们决定去北京旅游,工作以后旅游的时间可能也会很少。”罗燕补充说明道。

 “这么说,今天吃了这顿饭,我们要再见一面很难了。”她有些伤感,走到罗燕身边,两人女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又不是见不上面,别搞得跟生死离别似的。”他最见不得女生动不动哭鼻子,嘲笑完假装闭上眼。

  她回过头,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说:“我们愿意。”

 “你们两做事情这么扎实,这么早就把将来的事都定好了。离毕业还有一年,何去何从我是一头雾水。”他懒得理她,说道,这话里既有对这对同学加情侣的羡慕,又有对自己未来去向的感慨。

  “来,我们一起来敬一下我国航天事业未来的一对著名的伉俪。”她松开罗燕,端起酒杯说道。

  “对对,二十年后中国的航天教父教母就是你们了。”他站起来说道,虽然有调侃的口气,但也充满了对未来的祝福。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西木三郎
对《第十四章 我是她的初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