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三章 轻愁
发表时间:2019-09-18 点击数:93次 字数:


      夜深了,北河公社东村东头一个院落的窗口,仍有微弱的灯光透出。马子祥坐在桌子跟前认真地做事。不错,是认真做事,而不是写作业。他在为前几天尤玉娇撕破的照片做手术,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细心剪贴修复,已经逐渐完成。他把手里的工具放下,把照片在手里反过来转过去仔细检查,满意地笑了。堪称完美之作。小心翼翼地放进一个长方形盒子,然后藏在大立柜顶上。又从桌子上拿起另一张照片,这也是帅小泽和尤玉娇在菜花地合照的,是从帅小泽那里要过来的。而且这张他的脸部没有经过整形,顺手夹到一本书中装进书包,准备交给尤玉娇。

  关了灯躺在床上,竟然兴奋地睡不着,还在想着刚才精心修复的那张照片。撕裂的痕迹已经不太明显,脸上的白印本来很明显,幸亏他有张跟帅小泽脸型大小差不多的照片。于是就给他来个改头换面,变成了帅气的马子祥。这样一来看着就更顺眼,跟旁边的尤玉娇更加般配,这张照片也就成了他的珍藏品。那张不需要修复的照片才是尤玉娇想要的,而且来的也不是很顺利。

  就在撕照片的那天放学后,七个人一起往车站走。马子祥一直在考虑怎么向帅小泽张口,要那张他与尤玉娇的合影。

  “小泽,不是说可以把你的单人照片送给我吗?”袁欣敏在帅小泽旁边问,眼睛却留意着王易佳的表情,不知道她会不会忽然也提这个问题。

  “哦,好吧。”帅小泽停住,打开书包在里面翻找。

  “来,我帮你撑着书包。”马子祥说着热情地伸出双手。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却被他转身避过去,依旧是自己翻找,拿出一张递给袁欣敏。

  “不对呀!小泽,这张不是咱学校后面拍的照片儿。”袁欣敏此言一出,另外五个人呼一下就把她围住了,帅小泽也是一副惊异的表情。

  “哟,小泽这张好像是北河——”刘烨刚脱口而出的同时,发现帅小泽眼睛像旁边瞟了瞟,即刻停止。跑过去他身边,低声说,“你去过北河那边儿?”

  “你也想要照片儿吗?要就坦白说,别在那儿唧唧歪歪。”帅小泽压低声音说,示意他别多事。

  “这也挺漂亮,小泽,也给我一张。”王易佳说完走到他身边,伸出右手。

  “哎,小泽,把你跟小龙女合拍的那张给我得了,也省的回家被小源找麻烦。”马子祥趁机勒索。很明显已经成功,因为他看到帅小泽从书包取出一沓照片翻找。先拿出一张递给王易佳,然后递给他一张,满心欢喜地装进书包。

  “小敏,这里的菜花比学校后面漂亮的多。”李嘉附在袁欣敏耳边说,眼睛却瞄向正在装书包的帅小泽,“他手里那一沓照片不知道都跟谁一起拍的?”

  “瞎操心!整卷底片几十张,那天咱们拍了十几张,总不能白白浪费掉吧?所以小泽才到别的地方拍完冲洗的。”袁欣敏的解释不无道理,但连自己都没有能说服,因为已经有种莫名的失落侵占心头。

  袁欣敏再扭头看王易佳时,感觉她的笑容是那么自然,那么满足,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咦,我的照片!”袁欣敏叫了一声,手里的照片被一个刚跑过去同学撞飞了,正飘向马路中间。她赶忙追过去捡,却听到耳边急促的“嘀嘀”“嘀嘀”“嘀——唰——”

一辆轿车擦身而过,袁欣敏的身子被猛地拉了回来。拉她的是帅小泽,扶着她胳膊说:“别过去了,一张照片而已。”他的语气没有丝毫的责备,反而充满了关怀。

  “小敏,你没事儿吧?把人吓一跳!给!”李嘉捡起地上的照片递向袁欣敏,照片已经被车轮扎了一条黑色痕迹。却被帅小泽接过去,三两下撕成碎片,跑到五六米远扔进垃圾桶。袁晓敏和李嘉都疑惑地看着他跑去又跑回来。

  “一张照片不值得你冲出马路,明白吗?”帅小泽说着已经从书包里拿出四五张照片,全部递给袁欣敏,“记住,就算全丢了也没关系,照片没了还可以再照。对不对?走吧。”不由分说地塞到她手里,果然都是他的单身照片。

  “小泽,拜拜!”袁欣敏一边装进书包,一边看帅小泽过马路走向公交站牌。几分钟前的莫名失落已经荡然无存,心里全是他爽朗温和地话语,关切地眼神。

  “小敏再见!”随着刘烨刚的声音,317路公交车缓缓地驶向远方。

  李嘉挽着袁欣敏的胳膊,悠然地向幸福小区走去。

  不知道“小龙女”这时候是不是已经进入梦乡?如果万一没有睡或者刚刚醒了,那她想着的会不会是我呢?哪怕是想完小泽之后的空隙,有一丁点儿我的影子,也是很美的事儿。马子祥依然无心睡眠,起身打开灯,将盒子拿下来。取出照片又端详了一阵子,才放回盒子。关掉灯,闭上双眼抱住盒子,静静等待周公或者她在梦中召见。

  刘烨刚一如既往地向帅小泽家走着。大多时间都是他从西村东头的家里出发,到东村西头叫帅小泽。两人一起再到东村东头叫马子祥,三人一起往车站乘坐317路上学。

  哇,好香啊!刘烨刚一进帅小泽家院子,就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掺杂着帅小泽常吃的炸馍片味道。紧走几步揭开厨房的帘子,笑着问:“阿姨,什么这么香啊?”随即看到小桌子上晾着的浅绿色馍片。

  “小刚啊?快尝尝看,阿姨今天给你们换了种做法?”关爱红招呼刘烨刚,手里却并没停住,继续炸着馍片,“今天做的多,打算让你们吃过再带些去学校当零食吃。”

  刘烨刚捏起一片吃了起来。咦,果然是这个香味。今天的馍片不但酥脆爽口还齿颊留香,浓郁的花香裹着淡淡清新,让人仿佛置身于田野间,阿姨的手艺真是没的说。

  “把书包放下吧,阿姨给你们盛稀饭。”关爱红估摸着儿子也该收拾好了。就转身在旁边锅里盛了三碗白粥,晾在小桌子上,端一盘萝卜条放在桌子中间,摆放好筷子才又去看锅里炸着的馍片。

  “谢谢阿姨!”刘烨刚嘴里嚼着馍片说。又站起身到厨房门口对着旁边房子喊,“小泽,小源,吃饭喽!”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厨房,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边吃还边频频点头。

  “妈,今天馍片儿多不多?我想带学校一点儿,让祥子也尝尝。”帅小泽连吃带喝却还惦记着学校的人。刘烨刚知道,他每次带到学校的馍片,马子祥可真吃不了几片,看着他笑笑自顾自吃着。

  “放心吧,多着呢。呵呵。”关爱红知道他喜欢吃炸馍片,也担心他只顾着节省反而饿瘦了身体,忍不住再次提醒他说,“泽妞呀,馍片儿只能当零食,和你同学分着尝尝就行,别当饭吃,没营养。”

  “老妈教训的对,哥在学校老吃葱油面,容易发育不良。看我就喜欢吃肉……”帅小源兴致勃勃地说着,发现母亲瞪了一眼,赶紧低头继续吃自己的饭。

  “妈,别信老弟说的,我有时也大鱼大肉,对吧小刚?”帅小泽说着用脚碰了一下刘烨刚的脚。

  “是啊阿姨,前几天我们才吃过一顿特丰富的,有鱼有肉有汽水儿。”刘烨刚说的是打过“有益”赛第二天,伙伴们都希望再有那样的“有益”赛。

  “嗯,适当吃些营养的是有必要,汽水儿尽量少喝,都是水和食用染料兑的。”关爱红在意的只有孩子们健康成长。

  “阿姨放心,我会帮你们看着小泽,呵呵呵。”刘烨刚说着和帅小泽对视笑一下,低头吃了起来。

  刘烨刚和帅小泽吃完走了,帅小源还在吃。他的饭量比哥哥好的多,而且他上课时间也比他们晚,就算磨蹭多一会儿也没关系。

  第一节课下课时,袁欣敏转身要跟帅小泽说话,打算问他今天的馍片香味比往常浓郁。却见他悄悄从教室后门出去,手里的纸袋跟上课前给她的一模一样,她知道里面装的准是炸馍片或者烘焙馍片。另一边马子祥也顺走廊向后面跑了,手里拿着本书和一个小纸包,不知道两个人的目的是不是一样。她转身从桌兜里拿出纸袋打开一看,果然是炸馍片。不同的是今天换成浅绿色的馍片,香味不是椒盐的也不是奶油的。捏起一块放进嘴里慢慢嚼着,一股清香袭击味蕾。太美了,酥脆咸香自不必说,关键还有些田野花丛的香甜。

  “哟,今天换成绿色的啦?小泽妈妈很有新意嘛!”李嘉过来了,顺手捏了一片吃了起来,“好香!花香味儿的,小泽这家伙有这么能干的妈妈,真是幸福死啦!”

  “有的吃就吃呗,那么多废话?”袁欣敏随口说着脑子里还在猜测。马子祥如果不是去找四班章凤巧,就肯定是去六班找“小龙女”。那么,他呢?他会去哪?

  “小敏,怎么了?有人惹你不高兴?”李嘉感觉到今天说话有些不对劲,附在她耳边轻声说。能在学校惹她不高兴的,大概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副班长做了她不喜欢的事情,另一个就是班长抢先做了她喜欢做的事情。

  “行了,回座位去,马上该上课了。”袁欣敏此时没心情跟她讨论,因为事情还没弄清楚。打心眼儿里想不希望有事情发生,她担心出现一个比王易佳更强的对手。

  中午吃饭时间,高育红在职工食堂打了点菜,端回来在宿舍吃。把菜放在桌子上,泡了两杯茶放桌子上。玻璃杯敞着口给自己喝,保温杯打算吃完饭给他放到班里。她随意地吃着菜,就着他上午拿的槐花味儿炸馍片,耳朵上带的耳机里面仍旧放着音乐。这样的用餐方式很舒服,比起职工食堂的吵闹悠然的多。

  食堂二楼老地方,八个人围在一个桌子吃饭。仍然是中间摆着几个菜,每人跟前放着一碗主食、一个汽水。中间还摆着一个撕开的纸袋子,里面是帅小泽带的炸馍片。

  “小泽,这馍片是槐花儿做的对吗?”王易佳吃了几片以后说。这种花香真的很熟悉,她母亲也拿它做麦饭。但从没试过拿它做馒头,而且炸了以后香气更浓郁。

  “是啊,你很厉害,这都能吃得出来。”帅小泽诚恳地说,她是第二个尝出来的,上午给高育红拿去时,她也吃出来了,还美美地夸赞一番母亲的手艺。

  “那当然,说明佳佳跟阿姨有缘,要不然怎么那么快尝出来。”季心怡立刻称赞起来,还刻意看袁欣敏一眼,“小泽,对吧?”

  “那也未必,我也吃出来了!”一个冰冷又熟悉的声音接住季心怡的话,尤玉娇出现在大家面前,“哎,帅小泽,你吃完能出来一下吗?”

季心怡觉得很不爽,刚想站起来质问却被王易佳拉拉衣角。只好气鼓鼓地瞪了尤玉娇一眼,悻悻地继续吃饭。

  “我,我,我正吃饭呢。尤玉娇,你吃了吗?坐下了一起吃吧?”帅小泽站起来说,然后连忙跟马子祥使眼色。谁知这家伙竟然装起了懵懂,一副浑然不觉地样子,埋头吃自己的饭。

  “不用了,你慢慢吃,我出去了,在高中部教学楼后面等你。”尤玉娇仍然是面无表情,转身走向楼梯口。

  大家继续吃饭,帅小泽用胳膊肘轻轻碰了马子祥一下,却见他眨眨眼睛,不由得瞪了一眼。猜不到他搞什么,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刨根问底儿,只好继续吃饭。

  对面坐着的袁欣敏,始终没有说一句话,连坐的姿势都没有变过。心里却是一阵阵的不舒服,脑袋也乱哄哄的。总觉得今天的饭特别难吃,连炸馍片都有些干涩。还有就是这瓶劣质汽水,竟然汽那么多,喝的人直打嗝,也不甜。手里的筷子也在米饭碗里没规律乱搅起来,好像今天的米也不够碎,可搅碎了还是不好吃。

  季心怡却把嘴巴附在王易佳耳边小声嘀咕着,其他人什么也听不到,只看到王易佳频频的点头。

高中部教学楼后面这片树荫还真不错,正赶上槐花盛开的季节。透过茂盛的枝叶投射着一束束阳光,在地面形成一幅幅图画,还偶尔随风轻轻摇动。槐树下不仅清香四溢,还有蜜蜂蝴蝶翩翩起舞,伴随着风中传来的阵阵的虫鸣鸟叫,合奏出一篇优美的乐章。

  三三两两的高年级同学,在树下铺了一片片报纸坐着。有的交头接耳聊天,有的在静静看书。还有七个在墙边站着或蹲着,随时在观望着帅小泽和尤玉娇,耳朵个个竖起老高。帅小泽在一个树旁半蹲着,因为蹲的久了会腿酸,站起来又不好意思让尤玉娇仰着头说话,更不能也不想跟她坐在同一张报纸上。她坐的那片报纸实在有些小,尽管刻意空出了一多半,可他要是挨着坐下就必须跟她肩靠着肩,在这个流言蜚语快过火箭的年代里还是能免则免吧。

  “你怎么不坐下?”尤玉娇边吃着手里的馍片,边跟帅小泽说话。语气还是那么冷,银铃般地声音却委实悦耳。

  “我的裤子颜色浅,容易染上报纸的颜色。”帅小泽轻声解释。上次冲她发过火后,也觉得自己有些不近人情,无论如何她也算是朋友,还是祥子喜欢的女孩儿。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尤玉娇说着故意低头看看自己衣服。她今天穿的是白底浅绿碎花长裙,要真染色肯定染得一塌糊涂。

  “是是啊,我,我身上爱出汗,呵呵。”帅小泽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抬头望向天空的朵朵白云,羡慕它们可以自由自在飘荡,“对了,小龙女,你叫我过来有事儿吗?”

  “暑假马上就要到了,两个月假期你有什么打算吗?”尤玉娇注视着他,见他没反应,继续淡淡地说,“我叔叔在北京工作,想让我暑假到北京去玩儿,你能跟我一起去吗?”她目光始终没离开他的脸。

  “我?我,我,怎么可能呢?我还要帮老妈去地里除草,你还是找祥子吧,他家里的地少,应该有充足的时间。”帅小泽听到一起玩几个字,立刻就推掉了,这种提议根本就没可行性。先不说去北京需要花很多钱,就算去也完全没可能跟尤玉娇一起去,除非是学校组织的集体旅游。

  “咱们正说你,怎么又说马子祥?”尤玉娇不希望一说话就提到马子祥,可帅小泽什么事都偏偏让他替着做。就拿早上的事情来说吧,帅小泽完全可以亲手把照片和馍片交给她手里,却偏要马子祥代转。而马子祥在教室门口特意说,是帅小泽让他给的,还说让她尝尝他老妈的手艺,照片也是听说她不小心弄破了才专门割爱相让的。

  “那又怎样?大家都是好哥们儿嘛,不用分什么远近亲疏。”帅小泽仍然是认真地标清楚大家的关系。

  “对了,马子祥说你有什么很严重的病,是吗?”尤玉娇忍不住问,想搞清楚马子祥说过的所谓苦衷是什么,“我叔叔是医生,所以才想带你去北京让他检查一下,你又不去!”

  “我有病?还很严重?”帅小泽感觉惊讶万分,大声反问尤玉娇,同时也是暗示了对墙边马子祥的不满。就算怎么扯谎,也不该拿有病来当理由啊?

  旁边的袁欣敏等四个女生,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心想马子祥为什么会这样说?不由得把目光望向刘烨刚,而刘烨刚此时的脸色也很难看。除了茫然还有担忧,担忧那个一知半解的狗屁卦言。紧接着大家把目光聚到马子祥脸色,把他看的毛骨悚然。

  “你不用担心,现在科学这么先进,一定不会有事儿的。”尤玉娇低声安慰。

  “哦,或许吧。”帅小泽搞得也不知道否定好,还是肯定好了。忽然转念一想,干脆就借着这理由跟她再多点距离。于是喃喃地说,“小龙女,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儿,而我根本就是个没有未来的人。所以希望你能把眼光看远点儿,你看咱周围好男孩儿多的是。像祥子、大铭、小刚都很优秀的。我愿意永远做你的好哥们儿!”

  “帅小泽,不要再说了,再说我会恨你!”尤玉娇本来冷峻的眼神多了些许幽怨,慢慢把头低下,冷凄凄地说,“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再坐会儿。”

  “好吧,我回宿舍了。”帅小泽感觉如释重负,立刻站起身要走。由于站的有些猛了脑袋供血不足,感觉有点眩晕腿也有点麻,赶紧伸手扶着树,几秒后大步走向宿舍。

  而这个小细节恰恰被众人看在眼里。尤玉娇也感觉到了他的停顿,抬头看时他正推开树干走。想必马子祥的话不是空穴来风。冷峻的脸上不由得多了层忧虑,慢慢低下头想事情。

  墙边的七个人也心里一忽悠,相互对视一下,跟着他跑向宿舍。

  “小泽,你真有病啊?”高大铭也跟随三人去男宿舍。本来不在一个宿舍楼,却急着想弄清帅小泽的事情,边走边问。

  “你才有病呢!”帅小泽立刻就驳回他。转身看着身后的马子祥,用食指一点他,“你搞什么东东啊?干吗说我有严重的病?说点儿别的理由不行啊?”

  “我根本没说你有病啊?我只是说你有苦衷,她自己乱猜的,我又挡不住。”马子祥辩解着,确实也没说过有病的事,“可刚才是你自己承认的,跟我没关系。”

  “我,我还不是被你逼的?既然你都说我有重病了,还不干脆借机会跟你的小龙女保持距离?”帅小泽悻悻地说,真有些乱七八糟。

  “可是你刚才扶着树的样子可不像装的。”高大铭继续追问。

  “装个辣子!我那是起猛了脑袋瞬间缺血,眩晕一下下,刚好那会儿腿也蹲麻了。”帅小泽没好气地盯着马子祥,“以后说话尽量说清楚,还好你没把我说成神经病。要不然,为了配合你的话,我还得满院闹腾呢!”

  马子祥尴尬地笑了,几个人笑着进了宿舍楼。

  在学校北边不太远有一片荷塘。这时候还不是荷花盛开的季节,大面积都是绿的荷叶。有的浮在水面,有的耸立空中,看起来像是很多把被风拉反的绿伞。有些待放的荷花探出头,急着换掉一身青衣;粉嫩的小脸在夕阳下显得羞涩含蓄,大概对这世界也充满着美好憧憬。平静的水面飘着些许浮萍,随着微风漾起的涟漪,东摇西荡。

  袁欣敏看着眼前的残阳绿荷,心情格外平静,比立在草叶上那只蜻蜓还要平稳些。自从早上课间看到帅小泽拿着纸袋出去,到午饭时季心怡的有心之言,再到“小龙女”的出现。甚至槐树荫那些断断续续的话,都让她不自觉堆积在心头。整个下午都处于恍恍惚惚中,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有焦虑也有忧愁,还有淡淡地伤感。说不清是不是吃醋引起的,又或者对未来过于彷徨。

  所以放学后让李嘉自己先回去,袁欣敏一个人漫无目的晃悠着。经过了校外的油菜地,穿越一小片白杨林,仍然觉得思绪凌乱。直到看到这片幽静的池塘,看着顶顶绿伞的坦然自处,水面清澈平静。心境才渐渐地平复,似乎钟情于这一弯静沤。

  “小姑娘,天就要黑了,快回家吧,别让家里的人为你担心。”一个苍老的声音打破寂静。虽然语气是那么的慈祥温和,却还是吓了袁欣敏一跳,连忙转身看。一位发髻斑白的老奶奶在她旁边站着,看年纪比她奶奶都要大许多。只见她满脸挤满了皱纹,有些稍微驼背,穿着蓝灰色素衣长衫,纳帮纳底的灰布鞋。身材娇弱却又精神奕奕。她正在用一杆长钩挂起水面上漂浮的杂物,娴熟的动作和年龄很不相称。

  “你好,老奶奶。请问,这是你家的荷塘吗?”袁欣敏充满好奇地问。感觉像这样年纪的老人应该是待在院子晒晒太阳,要么和隔壁邻居老人唠唠闲嗑,又或者看着孙子辈以下的孩童满地玩耍。

  “这片池塘不属于任何人,在我嫁到这个村子以前大概就有了。以前我和老头子经常来这边儿遛弯,夏天采点儿莲蓬,秋后捞个莲藕。后来老头子没有了,孩子们也不常回来,我没事儿就到这里转悠,顺便捡水里的垃圾。现在很多年轻人不知道爱惜环境,随手乱扔,把这么好看的荷塘弄的脏……”老奶奶说的似乎是个遥远的故事,因为她并不复杂的眼神始终注视着手里的杆子。习惯性地拿起钩尖的废塑料袋,放进旁边的筐子里。筐子底散落的几个塑料瓶、烂塑胶袋,这可能是她大半天的成果,又或着这本身只是一种寄托罢了。

  “回去吧,孩子,没什么比身边儿人的等候更值得你珍惜。”老人和蔼地说完,步伐蹒跚地走向村子方向。

  “谢谢你!老奶奶!”袁欣敏满心感激地望着老人家远去的背影。是啊,她说的非常正确,身边人不知何时就会悄然离开,为什么不去用心陪伴呢?难道真要等十多年后什么都没了,才空对着满心苍白的回忆唏嘘不已?这老奶奶莫不就是神话里偶然出现的先知?只为点化有缘人?

  袁欣敏慕然转身,大步走向来时的路。她暗自下了决心,不去理会“小龙女”冷艳目光里的三千痴缠,也不为班长对他的满腔热忱有所顾忌,更不去纠结他送馍片的神秘女人到底是谁。只要用心陪伴有他在的时光,认真理解他每个欢喜忧愁,支持他完成每个目标。即使最后拥有的只是华丽转身,也不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猜忌上。再遇到心情不好的时候仍然来这里,对着这一湾幽静的绿荷青莲,必然能疏散那一抹抹让她不平静的轻愁。

  吃完晚饭,家人都在客厅看电视。袁欣敏去洗手间洗了个痛快地热水澡,然后回到房间锁上房门。悄悄从抽屉拿出那本封面印着“私密花园”的记事本。揭开后就是帅小泽的照片,连续几张都是。他或站立或静坐在遍地黄花的油菜地,开朗的笑容比菜花还要灿烂几分。

  她对着他照片倾诉了今天的糟糕心情。还说了那片恬静优美的荷塘,说了那个先知一样的老奶奶,说了那几句经典的点化,说了自己的一番感悟。最后翻到一张空白页面,把刚刚说过的话一一记录下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十三章 轻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