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六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10-03 点击数:72次 字数:

饭后父女俩到招待所一号楼休息,服务员吴珍见梁艳梅,有说有笑挽着市长便犯嘀咕,趁端茶时轻言细语对梁艳梅嘘:“所长私自乱做安排,把你和苗处长搬到东楼,要不要再搬回来?”梁艳梅笑说:“就这样了吧?人家这叫工作有方,处处为领导排忧解难。”吴珍自疚不敢抬头,应着出了小楼客厅。梁启明听见没有说话,他早猜女儿此行有隐。来的路上艳梅几次欲言又止面带羞愁,本以为她想听忠告,只是这种事,父女不深谈,让她妈出面,这才没追问。现知两人竟然同住,一点不顾家人脸面,不免脸热恨不争气忍怒不发。

梁艳梅等高小川也出去了,关门笑着说:“爸,我那事情很客观,你要经得起考验,不许动不动发火。快!先答应。”过去摇晃他手臂,嘟噜嘴唇求点头。梁启明捋着头发说:“尽可能做好。”梁艳梅听了嘻嘻笑,挤在父亲身边说:“那你先喝一口仙茶?润润老嗓免得假咳。”端起来,递过去,逼着喝了才又问:“把个人从不幸婚姻里解救,努力重组幸福家庭,不仅具有大勇气,还需渡人之慈悲,这话非常正确很对?它要打破旧的观念,树立很新光辉思想,弘扬天地之间人道,引导一切人的个性,摆脱几千年的束缚,开始新的阳光生活。就像现在的改革,从旧制改到新体制,是为解放生产力,这话那就更对了吧?”

梁启明眉皱多了几条,克制情绪示意她说。

梁艳梅得意昂头又讲:“我和老苗同志之间,从认识到深入了解到相悦,爱情已然成为定局,虽说他已坐过了站,但痛苦不堪勉力维持。在不美满的婚姻之下终其一生?就是地道反人性!当然,当然,获得新生活,一定有阵痛,我俩需做好善后工作,很像现在水库移民,相信都会处理圆满。我之所以想来见你,为把这件决心做的事情告知,请老爸爸痛快表态,爸是开明的对吧?”一口气说完,为掩窘迫端茶就喝,不料烫了伸舌就扇,瞅着察颜心神不安。

梁启明抖着掏出烟,按习惯,先闻、点火、吸燃、呼出。这是他的‘制怒’之法,忍了又忍严厉拍喊:“这简直是,是……,是第三者插足嘛?道道地地妈个穷逼,村西那头骚驴操的苗清泉呀!还牵强附会乱打旗帜,观点荒谬胡扯论据,是赤裸裸的占有欲!只顾他自己!不管别人了?无耻行为!恬不知耻!愧呼‘老苗’!绝对不是好苗苗!你俩谁先的?到什么程度?”梁启明怒了。

梁艳梅撅嘴说:“我先主动的,到不改现状就不行的深刻程度。说不生气又生气,说话不算数。”语气很倔很坚决。梁启明压住火气说:“损人利己痞子之气目的可耻!让别人牺牲?为什么你俩不牺牲?美其名曰解放人性,他喜新厌旧逃脱责任制造歪理!不负责任的坏东西!” 梁艳梅支吾:“爸,别激动,爱情具有排他性,不讲一成不改变。” 梁启明怒吼:“你胡扯!你放屁!这件事不行!你是我女儿,家风不允许!难道不讲道德了?天地不容许!”疾言厉色。梁艳梅扭头说:“我的生活属于自己,它可不是你的女儿。”声音明显变小了。梁启明气喘吁吁说:“你俩马上停止活动,必须按我说的去做,否则后果会很严重,一切要自负!”起身踱步指着说:“梁艳梅,这是道德败坏不知羞耻,行为苟且如同畜禽,你枉自变人!” 梁艳梅扁嘴委屈鼻息渐粗,犟劲上来脖子一梗包着泪说:“不怕!”

梁启明生阵气,过来劝说道:“世上的事那么简单?要对自己言行负责。脖子歪歪着撇看?听不进?” 梁艳梅连珠炮似讲了大堆辩解话,语气相当的坚决。梁启明实在听不下,狠拍沙发扶手说:“强词夺理!太随便了!为什么破坏别人家庭?苗清泉是什么东西?值得你去这样下作?”梁艳梅咬牙憋闷一会儿,猛地起身道:“市长大人,现在散会!”气呼呼去开门走了。

梁启明独自叹会儿气,真想想摔点什么东西, 气得大声喊:“不休息了,高秘书,出发!”


  
上一章:第十五章
下一章:第十七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