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五章 快乐着你的快乐
发表时间:2019-10-03 点击数:106次 字数:


    马子祥和刘烨刚推着自行车往校门口走,车后座是他们三人的被褥。袁欣敏、李嘉、王易佳、季心怡在他们旁边走着,她们的被褥已经被父母提前拿回去了。刚出校门看到高大铭坐在公交上跟大家挥手,车向城区方向开去。

  “祥子,小泽呢?”袁欣敏问,几个女生都把目光投向他。

“他先走了。”马子祥说的简单明了。

“干吗了?”袁欣敏追问。

“不知道。”马子祥头都没回地继续往前走。

  “你们不是好哥们儿吗?怎么他干吗也不跟你说?”李嘉紧追不舍。

  “你不也是我们的好哥们儿吗?你知道?”马子祥反问,因为帅小泽走的时候只说先走一步,被褥还是马子祥主动提出给他拿回家的。

  “我,我也就随便问问,他要跟我一个村儿住,肯定就告诉我了!”李嘉歪着头,故意激马子祥。但明显没有起到作用,因为他推着车子继续走,根本没看她。

  “嘉嘉,不要成天瞎胡闹,要是祥子告诉你,那就不是小泽的铁哥们儿了。”袁欣敏一语双关地说,明面上既责怪了李嘉,又进一步激马子祥。接着凑近李嘉耳朵小声说:“小泽肯定没有告诉他就走了!”

  “小敏,周一开完会我们还有场有益赛,你们一起吗?”刘烨刚说,意在打乱她和李嘉对马子祥的纠缠。他知道帅小泽走的时候的确什么也没交代,她们再逼问也没用,而且离间弟兄们的关系。

  “跟哪个班的比呢?”王易佳接过话说,她也不喜欢李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习惯,那样对大家都不好,一不小心就会产生隔阂。

  “先是二六班的几个,然后是十一班的。还有校队的郭栋,说校队那几个人放假也想打,这个暑假肯定会过的很有意思!大林的同学……”刘烨刚津津乐道,向她们描述着假期安排的几场有益赛,一边推着车子向前走。

  帅小泽骑着车子在通往城区的路上慢悠悠走着,身后椅座上绑着高育红的被褥和一提包衣服。她则是在车大梁斜坐着,右手扶着车把中间,左手紧紧扶着裙子,因为不时有风摆动裙子。

  “傻瓜,下周五早上过来找我,咱们去逛街看电影。”高育红轻声说,那天是她的生日,但不打算告诉他。只要两个人可以快快乐乐的在一起,是不是过生日根本不重要。

  “行,我九点多过来,到时候跟妈说晚点儿回去,咱们就可以玩儿一整天。”帅小泽也希望跟她多呆些时间,两个月的假期实在太漫长。

  “大概九点多少?九点五分还是九点五十分?你一般过来都多长时间?”高育红柔声说,虽然并不在意多等一会儿,却有些不满意他说话,他的时间观念太过模糊。

  “一般也就多一会儿吧,没关系,我可以走早一点儿。”帅小泽说的更模糊,他也从没算过这段路程用的时间,因为他没有表。以前买过一次瓢虫样子的怀表,感觉有点幼稚,送给帅小源了。

  “看你,我又没嫌你。不要着急,骑车尽量稳点儿,安全第一,省的人家担心。”高育红转头看他,差点撞上他的脸,不由得嚷道:“傻瓜,别离的太近,小心熟人看到!”

  “放心吧,我是个老司机,骑车可稳了,也不喜欢超车,不用担心。”帅小泽温和地说,把腰直起来一些,脸上洋溢着幸福地笑容。

  “你还老司机呢?十来岁的毛孩子!”高育红变回轻声细语,柔和的像初夏的暖风。

  “别总是说人毛孩子,我都虚岁十四了,三大伯十四岁都有孩子了。”帅小泽认真地说着,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他家老四跟我年纪差不多,没在咱这边儿上学。”

  “那你大伯成熟可够早的,身体都没发育健全呢。你可不许胡思乱想,听到了吗?”高育红认真地撇他一眼。她清楚国家法定的结婚年龄是男人满二十二岁,女人二十岁,那就说明这个年龄才最合适结婚生子的。

  “我,我当然知道,又没人跟我定娃娃亲!”帅小泽赶紧回话,要说不胡思乱想,那怎么可能呢?有很多次他都幻想跟她拜天地入洞房,还想象过跟她亲热,就像录像里的男女闭着眼睛,相互吸舌头。

  “合着你是想订娃娃亲?”高育红不失时机地打击他,脸上露出得意地笑。

  “哪有啊?人家心里就只有你——长大后跟你订婚,然后再娶你过门儿!”帅小泽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了,感觉脸上也有些热,他认为可能是因为撒谎的缘故。

  “臭傻瓜,脸都红了!”高育红莞尔一笑,捏了捏他鼻子,亲昵地说:“人家跟你玩儿呢,等你大学毕业了,也差不多二十二三岁,就让阿姨找媒人到我家提亲。”

  “嗯,我知道,我也希望早点儿大学毕业。”帅小泽重重地点点头。

  “看吧,一试就知道了,还说没胡思乱想?”高育红说完就是一阵“咯咯”笑,笑声像阵阵银铃串响,悦耳极了。

  “你,小红,你,怎么能?我……”帅小泽脸色已经变得通红,憋得语无伦次起来。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看你脸红成西红柿了!咯咯咯咯……”高育红回头看,觉得他腼腆的样子就像漂亮的女孩,忍不住伸手在他脸上摸了摸,果然很热,很舒服。

  两人说说笑笑地骑着车子走,完全就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那种惬意引得路人投来羡慕的目光。

  公交车上坐的高大铭也看到了他们,在一晃而过的瞬间,觉得帅小泽的背影似曾相识。再看高育红跟他说笑时的开心样子,竟然觉得他们是那么般配,本想挥手打招呼,却莫名地不想扰乱他们聊天。心里升起无限遐想,要是小泽再大几岁,就像石忠或者地理老师王节平。再或者石忠要有小泽这样的相貌和开朗性格,小姑就可以有一段完美婚姻,爷爷奶奶也就不必如此费心劳力。要是我也能这样骑车载着小敏,让她也偎在我怀里,和她耳鬓厮磨,该是多么美妙的事。

  周一早上九点钟,期末表彰大会开始了,仍然是初中三年级主任智蕊老师主持,甜美的声音通过大喇叭传出去很远。接着又是校长几个领导激昂的讲话,然后是为一些优秀教师颁发证书。高育红获得了市级优秀教师的称号,她颔首微笑着上台领奖,迈着轻盈曼妙的步伐,绯红的美丽脸庞把同台领奖的其他几个区级优秀教师的光华掩盖了。接下来是先进班集体,仍然有她带的一(一)班。

  优秀班干部一排站了十二个人,其中就有神采奕奕的王易佳,还有温婉秀气的章凤巧。台下的马子祥因此被几个人讽刺了好几分钟,脸一阵红一阵白。接下来的尖子生也有二十多个,帅小泽、袁欣敏、王易佳都在列,帅小泽仍然腼腆的跟像个姑娘,跟旁边落落大方的两个女生形成了强烈反差。全校六十九个班级,三好学生就有一百二十多个,这里面最突出的仍然是高育红的一(一)班。因为同样的评选标准,其他班平均也不到两个人,她的班里就有十三个,其中包括高大铭、帅小泽、岳洋、陈乐凯、慕容媛媛、刘烨刚、李嘉、袁欣敏、王易佳、季心怡、马子祥、吴欣欣、兰晓天、温虹。四班的衡信、章凤巧和六班的尤玉娇也在三好学生行列。

  接着是表演,最出名的管乐团、合唱团、民族舞蹈班,还有些艺术天赋的同学纷纷登台献艺。大会接近中午十一点半才宣告结束,大多数同学们呈鸟兽散。高育红为了鼓励获奖同学,在学校旁边一个餐厅请十几个人吃饭。帅小泽把衡信也叫过来一起吃,一方面他跟大家比较熟悉,再者他也是下午的有益赛其中一员。

  吃完饭,高育红走了,临走前悄悄塞了个东西到帅小泽手里。高大铭说要跟大家一起玩会儿,就没跟高育红走。她没有坚持,毕竟已经放假了,由着他撒撒欢儿也没什么。她自己又何尝愿意一个人回去,只是这些孩子都在,又是自己的学生,所以跟他们一起不合适。

  这场比赛持续了一个小时,用高大铭的原话说:“太没劲了!跟二(六)班这几个打球,就像大人陪孩子玩儿,根本没机会发挥高水平!”

  刘烨刚收了有益赛的一点点“益”——现金五十块。因为放假了饭票没地方用,给大家都买过汽水,把剩下不足四十块塞进帅小泽口袋。却被他狠狠地瞪了一眼,立刻掏出了放进自己口袋。

  “嘿嘿,不好意思,刚忘了你说过不碰赢的东西,何苦那么认真呢?”刘烨刚笑着说,又转身跟其他人说:“那就继续由我包管,作为咱下次一起玩儿的经费,大家都觉得今天的没劲是吧?下周咱们跟校队的比赛应该会带劲些!还有这周五跟二中的比赛,意义会重大很多,标志着咱这个有益赛小组要冲出学校,走向世界!当然,这次的收益也会多点儿,嘿嘿嘿。”

  “周几?”帅小泽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扭头问刘烨刚。

  “周五啊。”刘烨刚怔了一下说,这事跟高大林说之前大家都是同意的。

  “啊,坏了!改一天吧?”帅小泽想起了放假那天答应过高育红,周五要去城区逛街看电影,“呵呵,小刚,麻烦你辛苦一趟呗,去找一趟大林,提前一天或者推迟一天都行,周五我真不方便。”

  “搞啥飞机呀?这是咱的第一单大生意!时间是你跟祥子咱三个定的!”刘烨刚明显有些不高兴,看看马子祥、衡信,“你们咋看?”

  “我无所谓,小泽,是不是得给人家那边儿找个像样的理由?”马子祥纵纵肩膀说。

  “我呢,我这个,真是有点儿不方便!”帅小泽的脸憋得通红,也没想到用什么理由搪塞,又向马子祥求救,“祥子给咱想个理由吧,我真有点儿别的——”

  “我那个去!看你脸憋得红的,是不是那个来了?”高大铭不失时机地损了帅小泽一把。

  “去去去!大铭少胡扯,这里还有我们几个女生在呢!”王易佳见到帅小泽手足无措,连忙站出来,免得几个人继续奚落他。完了认真地对刘烨刚说:“小刚,小泽有别的事儿,你想办法摆平就成了,难道你这支书兼会计是做样子的?要不行我跟心怡陪你去二中跑一趟!”

  “就是小刚,辛苦一趟吧,我们团队能不能发展好,就看你的了!”袁欣敏也跟上来说,“我堂哥他们学校也有几个篮球队,找时间我带他找你,说不定又多个生意呢。”

  “好吧,你们既然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啥呢?硬着头皮上呗!小泽,星期天没问题吧?”刘烨刚挠挠头说,袁欣敏的话自然是不能驳回。再说毕竟帅小泽才是小组发起人,他不说理由,那自然又是不能说的。

  “呵呵,那就星期天,咱们还订九点钟学校篮球场见,九点半正式开始。”帅小泽呵呵一笑,又冲着王易佳、袁欣敏点头,搂着刘烨刚肩膀往车站走。

  “那咱就这样说,我到对面坐——哎,哎,哎,小泽你什么时候——”高大铭刚准备过马路,忽然瞄见帅小泽左臂上的一块腕表,“哇,天王表!这款还是带夜光的!”

  其他七个人呼啦把帅小泽围在中间,他们可从没见过帅小泽戴腕表,尤其听高大铭一喊,纷纷拉着看,眼神里又是吃惊又是疑惑。最吃惊的还是马子祥,他跟帅小泽一起玩很多年,从没见过他家里有腕表,更别说戴过了。那年买了个瓢虫怀表,结果还嫌幼稚送给帅小源了。再一想,刚才打球的时候他还没戴表,吃午饭的时候也没有,脑子瞬间冒出很多问题:这表的广告中央电视台常常播放,肯定不便宜,这家伙发了?难道是阿姨给他买的?不会,他家的收入还没我家多呢!以阿姨的俭朴习惯,就算买表也没有可能买名牌!不对,这家伙最近老一个人行动,在神秘地方擦身!新运动服!白短袖米黄裤子!名牌手表!咦?他怎么忽然这么多秘密?

  “喂,小泽,你不打算解释一下?”李嘉也充满了好奇,直勾勾地看着帅小泽腼腆的笑脸。

  “这不用解释吧?我一穷小子,当然是戴水货啦!”帅小泽没办法只好硬头皮上。其实还没想过是不是名牌的问题,表是高育红临走时塞过来的,他打完球洗完脸才戴的,看来回家还得再撒次谎,“不信你们问祥子,小刚,我家没有一件儿是值钱的,连老鼠药都是假货。”

  “这不错,我也有一块儿,前阵子跟小泽一起在集上买的,还是什么力士呢!我哥说太假不让我带。”刘烨刚立刻圆场。在变通方面他比帅小泽和马子祥灵活,所以一听帅小泽口气,就立刻顶上去了。

  “哦,要说也是,这家伙可能得上千块吧?”王易佳率先表示赞同,起码不能唱反调,“以小泽的性格,的确不舍得买那么贵的表。”

  “是吗?这很逼真!”季心怡仍然是半信半疑,既然闺蜜都这么说了,她也不能太坚持。

  “太像了,比二叔的那块还像真货!”高大铭有些糊涂了,按道理他二叔高育笙那种年龄,还是做生意的,该不会戴假货。

  “切,你懂个啥?要连你都骗不了还怎么卖货啊?”马子祥说。

  “哦,祥子说的有道理,我先走了,星期天见。”高大铭说着跑过了马路,站在公交站牌跟前。

  几个人说说笑笑地上了公交车,各回各家。

  帅小泽一路上都是心事重重,他还在为腕表的事情忧虑:如果大铭说的是真话,这块表至少要花掉她几个月的工资,她该怎么向父母交代呢?虽说两个喜欢的人不该分太清楚,可她这样三番五次给我买东西,我却没给过她什么,对她也忒不公平!想着不自觉的摸摸口袋,里面就一百多块。要是没有把压岁钱当生活费,也有五六百块,可是花压岁钱也是为家里减轻负担,这没有错!可怎么办呢?咦,老弟的压岁钱可是一直都没花过,要不然回去找他商量商量?对,就这样!

  马子祥本来是想问帅小泽手表的事情,可看他一路上复杂的表情也就忍住了,说不定刚一张口,他就出绝招了。

  第二天一大早,帅小泽就骑着自行车到城区来了。打算为她买个金首饰,可是跑了好几家珠宝店也没办成事。因为人家最便宜的首饰也在五六百,他身上总共就三百多块,其中两百还是把竞赛时曾伟奖励的金笔卖给了老弟。他可不敢向老妈要钱,老妈供养弟兄两个上学已经很辛苦了,怎么忍心向她再伸手。这可怎么办呢?帅小泽伸手抹脖子上的汗时,碰到一个东西,不由得眼睛一亮:要是把奶奶给的护身温玉再换个漂亮链子,不就可以送给她了?

  帅小泽马上返回刚去的那家金店,把温玉取下来,跟金店掌柜的说明了想法。掌柜的端详了一下那块鸡心大小的翡翠绿温玉,建议他先用金子把玉石镶起来,再配上链子,就更好看了。可随便一算,就需要四百多块。帅小泽只好悻悻地离开金店,又跑去另外几家,按第一家掌柜的说法询问个遍,大概都差不多,最便宜的一家四百块。

  回家吧?心有不甘!加工首饰吧?钱不够!他纠结了好久,无奈之下只好回到最便宜那家,跟掌柜的商量用三百块再加上干一天活,来交换加工首饰。掌柜的看他诚挚的表情,答应了他,给他开一张票据,让他下周再来取,要求他在后院打半天煤球。他觉得时间长,又苦苦的恳求,掌柜的答应让他周五早上八九点来取。他这才心满意足的跟掌柜的到后院干活。等他骑车回家,天早已经黑透,虽然今天有些累,心里却美滋滋的。

星期五早上九点,帅小泽到逸园小区门口,在左侧十几米地方站着,旁边靠墙是他的自行车。他今天起的很早,八点种就到金店门口,等半个多小时掌柜的才开门,他第一个进去取了项链,仔细检查了几遍,觉得非常满意。掌柜的帮他装进一个长条形的红盒子里,他满意地谢过掌柜的,开心地来到逸园门口,一路上攥得紧紧的,生怕它掉了。

  高育红今天状态非常好,吃过饭早早地收拾妥当。挽起高高的发髻,换好裙子,在镜子前面看了很久。还抹点胭脂,涂了淡淡一层口红。老妈煮的满满一盘子鸡蛋,她一个都没吃,怕弄乱了口红。她老爸给的红包还是欣然收下了,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眼睛不时扫向墙角高大的钟摆,从七点多坐到过九点。

  高大铭从楼上下来,打算出去玩。一眼看到餐桌上的鸡蛋,坐下几分钟就吃掉一大半,然后把一个剥好壳的拿给高育红。

  “姑,吃鸡蛋吧,祝你生日快乐!”高大铭笑呵呵地说。知道她打扮成这样,八成是要出去逛街。他今天也可以趁机不写作业,美美地玩一天。

  “我不吃,你喜欢都吃了吧。”高育红没什么食欲,打算等九点半出门。

  “这样我就得说你两句!”高大铭学着她平时教训人的口气,“滚运鸡蛋是必须吃的,它象征着新一年的好运滚滚而来!上次心怡不小心弄烂了小泽的滚运蛋,把他都气哭了。连曾老师送金笔给他,叫了好几声都没落个好脸色。就是去年咱一起吃西餐那天早上。”

  “哦?是吗?”高育红还真不知道有这件事情,“那好,我就吃一个,你帮我掰开。”说着接过鸡蛋小心翼翼地放进嘴巴,嚼了起来,“大铭,快,给我拿水,我噎住了!”

  高育红喝了几口水才觉得好些,还是感觉口红擦掉了,又进房间补了一点。出来后看着高大铭说:“你在这儿干吗?咋没写作业?”

  “我,姑,今天让玩儿一天行不?今天你过生日,我陪你去逛街吧?嘿嘿嘿嘿。”高大铭嬉皮笑脸地说,猜想她一定不会让他跟。

  “我过生日跟你写作业有什么关系?再说,早晚都得写,拖得过去吗?你学知识又不是给我?”高育红脸一沉说,这小子就是满脑子的吃喝玩乐。

  “好姑姑哎,生日快乐嘛,你快乐也捎带着侄子呗?”高大铭又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嘟着嘴卖乖,“就玩儿一天,明天早早写作业,好姑姑——”

  “臭小子,去吧,玩儿就好好玩儿,明天好好写!”高育红也不想管的太严,毕竟孩子都该有玩耍时间,男孩子贪玩也正常。

  “谢谢!小姑万岁!”高大铭高兴地喊,一转身就没影了。

  高育红看看墙角的钟摆,差不多九点半了。弯腰拿起沙发上的挎包,对着里屋喊:“妈,我出去了,晚上不用等我吃饭。”说完到餐桌拿两个鸡蛋塞进包里,转身出门。

  帅小泽看到高育红出小区门,连忙走几步迎上她,笑呵呵地打招呼然后打量她。她今天上身穿的纯白色马蹄袖衬衫,在腰间系了个随意结,下身是浅驼色长裙直达脚踝,浅棕色磨砂皮凉鞋。而他今天穿的正是她买的白色短袖,驼色长裤,白色运动鞋,和她正好相配。

  “傻瓜,看啥呢?快走,被人看到多不好?”高育红匆匆向前走去,“我带了相机,咱们去劳动公园吧?”

  “哦,好的,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帅小泽赶紧跑过去把车子顺好,抬腿跨上车,把项链连盒子递给她,“这个送给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高育红接过来,没有急着打开,先轻轻斜坐上车后座。拢了拢裙子压在腿上,伸出右臂搂着他的腰,拍拍他的后背示意出发。等车子平稳走起来,才柔声问:“傻瓜,这里面是什么?”

  “一条项链,你看看喜欢不?我没有钱买更好的,先凑合戴吧,等以后上完学挣钱了,再给你买纯金的,宝石的。”他弱弱地说。虽然这是他最大能力能买的,但毕竟在金店里算是最便宜的。

  “看你说的什么傻话?我是图着跟你穿金戴银的人吗?以后不许这么说,咱不跟任何人攀比,懂吗?”高育红先表明态度,然后才慢慢打开盒子,“咦,好漂亮啊!傻瓜,是真金的,还说不贵?这块翡翠玉也不便宜吧?”她虽然懂得不多,但真假黄金还是能分出来。

  “呵呵,那块温玉是奶奶给的。我前几天拿去让十字街金店镶了起来,配了条链子,漂亮多了,是吧?”帅小泽傻笑着。

  “嗯,好漂亮!一会儿你帮我戴上!”高育红明白了。这项链黄金的价值或许不算高,但这块翡翠玉,有奶奶对他的爱,还有他这份心,完全融进了这条项链里面。

  “行,一会儿到公园了给你戴。”帅小泽重重地点头,知道她已经喜欢这条项链,那就不虚此行。

  “谢谢你!傻瓜!”高育红把脸放在他后背,满心欢喜。慢慢闭上眼睛,静静地听着耳边飘过去风的声音,心里想象着戴上项链的样子。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得到最珍贵的生日礼物,感觉今天的风特别清爽,吹在身上舒服极了。

  七月初的劳动公园,是正热的时候,所以门口连个买票的没有,大门半开着。要说有人的话,就是小卖部门口大树下两个纳凉的老太太。帅小泽他们两人直接把车子骑进了公园,在一个亭子跟前停住,把车用链子锁锁在柱子上。

  公园里面倒是挺凉快的,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他们在亭子里坐了一会儿,为她戴上项链,拍了几张照片。她又喂他吃完两个鸡蛋,没告诉他生日的事情。他也没问,只是乖乖地吃掉。他们顺着林荫小道向里面走了一会儿,在一大片盛开的水仙跟前停住,又拍了些各种姿势的照片。再往前走是一大片木槿,大部分开着白色的花。满树玉脂般的洁白,带着清幽的气息随风飘荡,轻盈灵巧,宛如童话里跳跃的小精灵。还有一种淡粉的花朵,自在地摇曳在绿丛间,仿佛是仙子回首时的芳菲脸颊。他深情地着她的眼眸,她报以微笑,他伸手拉住她细致的手,紧紧地握住,生怕她会被这芬芳醉倒。

  前面是一个水上长廊,长廊的一侧是假山,另一侧是个大的荷花池。粉的花朵亭亭玉立,艳而不俗,细嫩的花瓣上还有点点的水珠,在阳光下娇媚含羞、楚楚动人。白的花朵如无瑕玉璧,纯洁的花瓣舒展开来,借助水面的反光看呈半透明,傲然矗立在片片碧荷上;微风拂过,犹如妙龄仙子身着白纱,忘形地在瑶池舞动。清澈的水面不时地荡起涟漪,三五成群的锦鲤自由地在水中嬉戏。有大红的,有金黄的,有红白相间的花锦,也有桔黄色带有黑色斑点,煞是喜人。

  “好美呀!真想像它们一样在水里美美地游一会儿。”高育红感叹道,以前来这里不觉得这么漂亮。

  “是啊,真的很美!”帅小泽跟着附和,确实没见过这样艳丽的荷花和锦鲤,再加上良辰美景又有美人相伴,不由得冒了点坏心眼儿。“要是你下去,肯定比它们美千万倍!不说想游泳吗?去吧,我在这里给你把风。”

  “臭小泽,胡说八道!”她娇嗔道,瞟向他的眼神却柔美温和。

  “真的,你现在笑的样子更迷人,别动,让我拍几张。”帅小泽举起相机拍了两张,视窗里的粉脸,比荷花娇媚,“要是有人能给咱俩合拍几张多好啊!”

  “哎呦,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带着支架呢。”高育红说着从挎包里面取出个黑色小袋子来,把袋子去掉是个黑色的三脚架,伸缩杆拉开后大约有一米高。她在走廊那边摆放好支架,又把相机固定上去,柔声对他说:“你先站好,向右一点儿,保持微笑,我马上就过来。”说着按了延时拍摄,连忙站在他左面,紧接着相机“咔”的一声。再看他却在注视着她,简直要气乐了。“你看我干吗啊?看相机!”用手指点指一下他的鼻子,再次去按相机。

  “你比相机好看嘛!”帅小泽歪着头说。这话真不是刻意奉承,她白皙的脸在阳光下粉里透红,真的很美。

  “傻瓜,别闹了,快看着相机!不然我生气了!”高育红再次准备按延时摄像,他规规矩矩地看着镜头方向。“笑一笑,露出门牙!”她说着咯咯一笑跑到他身边站好,接着又是“咔”的一声,拍摄完毕。

  “你笑的不自然,换个地方再来一张。”高育红说着把相机调了个角度,“站好了,自然点儿,我来了!”说着跑到他的侧面,在他脸颊吻了一下,“咔”,刚好拍完。

  “呵呵呵呵。”帅小泽高兴的只顾站在那里傻笑,看着她过去把三脚架收起,用袋子包裹好后装进包里。

  “走吧,傻瓜!”高育红拉起他的手向放车子的地方走,“咱去吃饭,然后看电影,嗯?”

  “没问题,你说怎样就怎样,我百分之百听你的!好吗?”帅小泽满脸微笑看着她双眸,眼睛调皮地眨了眨。

  “是吗?结了婚也听我的?”高育红开心地笑,见他笑着点头,心里甜甜的,“还是不要了,免得到时候阿姨怪我欺负你。”

  “怎么会呢?我妈可善解人意了,特别会心疼人。到时候她也是你妈,当然一样心疼你,怎么舍得怪你呢?”帅小泽想象着母亲平日和蔼的样子,真的非常温和优雅。忽然觉得她们俩竟有这么多相像的地方,都是那么至真至诚,温柔贤惠。

  “嗯,但愿如此。”高育红心里没那么乐观。但没关系,反正是跟定他了,把头轻贴在他头上。

  “小红,忽然觉得你跟我妈性格有八九分相像。”帅小泽收住微笑,认真地看着她说,还在心里作比对,“都是那么温柔善良,美丽大方,贤淑可亲,以后咱们家肯定是个和睦的大家庭。”

  “真的吗?坦白说,我可没那么乐观,甚至有些害怕。要知道我比你大那么多,她要不同意咱们交往怎么办?”高育红幽幽地说,眼里泛起些许忧虑,覆盖了刚刚纯真的笑容。

  “一定不会的,你不知道我妈有多和善,我相信她会为了儿子做任何让步。”帅小泽在车跟前停住,轻轻摸一下她粉嫩的脸,任谁都不忍心让这么美丽脸庞挂上忧愁,“放心,有我在,你会成为她最喜欢的媳妇儿,走吧?我们去哪里吃饭?”

  “嗯——要么咱到外面随便吃点儿直接去看电影,晚上去梧桐雨西餐厅吃饭。”高育红说着,温柔地注视着他眼睛,知道他依然不会有异议。

  “好固然好,可是,可是我----”帅小泽腼腆地说着有些不好意思了,西餐厅没意见,可浑身的口袋里只有几十块。

  “傻瓜,又来了,担心没钱?我不说过了,咱俩不要分彼此,我的就是你的。”高育红似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背,“以后不许你再跟我客气,明白吗?在学校缺钱了也可以找我拿,不要有什么磨不开,咱们以后是一家人对不对?再这样可要惩罚你!”

  “呵呵呵,听你的,都听你的好吧?”帅小泽痴痴地一笑,被她刮了下鼻子。接着跨上了自行车,柔声道:“上车,咱干脆到电影院旁边吃好吗?”

  “行,那好,出门右拐,往文化宫那边走。”高育红斜坐在后座。拢好裙子,把头靠在他背上,喃喃地说,“傻瓜,走吧。”

  “嗯。”帅小泽应了一声,车子缓缓地向门口驶去。

  从电影院出来正是夕阳西下,帅小泽仍然骑着车子,认真地看着前方。高育红仍然斜坐在后座,搂着他的腰,脸靠在他后背上。她正轻声细语地和他讨论电影片段,脸上写满了惬意。他们今天看的是部喜剧电影,香港演员张学友、周星驰、莫少聪拍的《最佳女婿》。幽默诙谐的剧情,不时引得观众席阵阵哄笑,她则是在他肩上靠着,一发笑就握紧他的手,有一次还险些把汽水喷他身上。

  梧桐雨西餐厅楼顶上摆着些桌子,空中挂着几条细长的灯带,白色和黄色的一直亮着,蓝色和红色的在不停交替着闪烁。靠四周摆放着几根一人多高的灯柱,俨然是个露天餐厅。灯光下的梧桐花分外迷人,一串串花枝伸到餐桌的上方,浅紫色的花瓣在灯光下忽蓝忽紫,让本就富有传奇色彩的梧桐更添了几分神秘。桐花淡淡地香味弥漫在空气中,为这夏夜增添几许情调,让就餐的人不自觉多出几分甜美遐想,就连干热的空气似乎也变得温柔起来。加上扩音器里传来的轻音乐,完全没有李煜描述的那种“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的凄凉景象。反而会乐意多坐一会儿,甚至有种随着音乐在花下跳支舞的想法。

  两人要的是一份双人套餐外加一个西式蛋糕,边吃边轻声交谈,相互给对方餐盘添加食物,还时不时喂到对方嘴里。无论是牛排、意面,还是水果沙拉,都吃的津津有味,嘴角眉梢流露出写意地笑。就连酸甜味的澳式果蔬、罗宋汤,也不及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甜美。

  高育红脸色红润,眼神妩媚轻柔,就像她面前那款酒红色的慕斯蛋糕,在灯光下美丽的让人心醉。她始终没告诉他今天是她生日,尽管已经收到最钟情的礼物。在她看来,有他在的每个日子都是节日,都值得她一辈子去纪念。而且以后这样的日子还有千千万万,何必还要拘泥于一个小小的生日呢?

  帅小泽今天玩得非常开心,尤其是每次看她天真烂漫的笑容,就像在地上捡到宝一样,纯的没有一丁点暇丝。而这样的至情至性的生活,正是他一心想要拥有的,她的快乐,也就是他最大的快乐。

  “傻瓜,今晚环境真美,好希望时间在这里停住!”她已经感叹过好几次了。

  “的确很美,灯光和桐树花搭配的这么合适,小红今晚更是迷人,我都感觉像做梦一样。”他抬头看看美丽的花,眯着眼看对面的她,真是人比花娇花失色,花在人前已黯然。“要么拍几张照片吧?”他也渴望此情此景能成为永恒。

  “服务员,能帮我们拍张照片吗?”她说着冲他嫣然一笑,轻盈地站起身子。从挎包里取出相机,交给旁边走过来的一个女侍应,并告诉她站在什么位置拍多大范围,女侍应只有连连点头的份。

  于是,她又转身拉他的手。两人变换姿势拍了几张,又坐下拍了两张,才笑着谢过女侍应,坐下继续吃蛋糕。她脸上一直绽放着灿烂的笑容,比今晚的梧桐花还要迷人。

  美丽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送她回到小区门口时已经接近十点。她依依不舍地看了他许久,最后莞尔一笑跑进大门;心里惦记着他至少要半个小时才能到家,他母亲应该早就等焦急了。

  他也是这想的,虽然舍不得告别这快乐的一天,可老妈一定在灯下忧心的等待,还不时留意着窗外的声音。转念一想我们都很年轻,以后这样的日子多的很,不必刻意的迷恋今天。明天,明天的明天,有更浪漫的生活等着我们去经历。想到这,脚下加几分力,车子箭一般射出去,驶向无边的黑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十五章 快乐着你的快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