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笑场

笑场  作者:姬建国

发表时间: 2019-09-15  分类:记事  字数:2683  阅读: 351  评论:2条 推荐:5星

对笑场的现场描写生动形象,让人如临其境,忍俊不禁。
 

  文革期间,基本上各大队(现在的村)都有一个文艺宣传队,并且名字也很统一: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平时排练点小节目,像快板、三句半、清唱等,学大寨休息时,在田间地头为群众演唱。春节期间集中时间排几部大戏,比如《红灯记》、《沙家浜》、《白毛女》等在村里演唱几天。有的大队居住分散时,宣传队还到各生产队巡回演出,聚集了人气,为娱乐活动贫乏的乡村增添了节日的欢乐。每过一段时间,公社还要调动各大队的宣传队到公社所在地进行汇演,以此来检查各大队的文化活动状况,激励各党支部和革委会更加努力地抓好本大队的文艺和文化工作。

  有一年冬天,公社举办了一个大型学习班,由公社、大队、生产队三级干部参加,每个大队立一个伙,吃、住都在会上,不能请假,不准回家。学习班快要结束时,公社又发出通知,让各大队的宣传队都到会上演出,每个宣传队兑一个节目,一方面为学习班助兴,另一方面检查一下各大队的演出水平。于是各宣传队都摩拳擦掌,力争拿出最好的状态到会上一展风采。

  我们大队参与演出的是一个以批林批孔为内容的荒诞小剧,角色只有两个,需要一个人演孔老二,另一个人演林彪。剧情大意是说林彪紧步孔老二的后尘,积极效法孔老二的“克已复礼”,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这是我们以前排的节目,孔老二由我的一个发小扮演,林彪由我扮演。虽然节目已经在村里多次演出,戏文和唱词都已经烂熟于心了,但宣传队长还是要求再加工、再充实,把工作做的更认真,借此到公社演出的机会大展一下我们的实力。

  那天我们的演出时间被安排在了下午。演出地点是德亭街的下庙。那是一个老戏楼,上下两层。上面的一层是舞台,台上的演员居高临下,下面观众站的地方越向后地势越高,像剧院里面的地势设计一样,演、看角度十分匹配。快到我们演出的时候,我和发小的心情都非常紧张。因为这是在德亭公社的最大演出场所,也即全公社的“天安门广场”演出啊。面对的又是全体三级干部和广大群众,共有一万余人。这样的演出场所和到场观众的规格对于我们俩来说都是第一次。宣传队长拍着我们的肩膀鼓励:“不要慌,沉住气,上台演出的和你们一样都是人,他们能演好,你们一样能够演成功”。

  该我们上台了,报幕员一报节目,一阵紧张的锣鼓镲响了起来,待到锣鼓镲一停我两个一前一后的出场了。我发小先上。他演的孔老二头上戴了一个用铁丝编成又用白纸糊上的大大的面具,面具上画着孔老二的眼睛、鼻子、嘴巴、胡子等。两只眼睛部位分别挖开了两个小孔,使发小的两只真眼睛能从小孔里看到外面。林彪是现代人,所以扮演林彪的我没有戴面具,而是戴了一个古装戏中昏官戴的帽子,两只帽耳朵一上一下忽忽闪闪的。剧情要求,林彪是孔老二的忠实追随者,因此林彪要对孔老二点头哈腰,毕恭毕敬,唯命是从。一会为孔老二擦擦汗,一会为孔老二拂拂灰,一会为孔老二煽煽扇子。其中还有这样一个动作,就是林彪得为孔老二点上一根香烟,然后递到孔老二手里,让孔老二接着抽。以前演出时这一系列动作做的满熟练的,所以我也没有什么顾虑。当我把香烟拿出来噙到我的口里,打火机把烟点上递到发小手里让发小接住抽的时候,一个情况发生了。因为他的眼睛从两个小孔里往外面看时,只能看见一两米以外,而他自己脸上的五官他是看不到的。这样把香烟往嘴里塞的时候塞错了地方。他没有塞到嘴里,而是戳到了鼻孔上。这一戳不要紧,刷的一下戳中了我的笑神经。抽烟不用嘴而用鼻孔,太他妈搞笑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站在舞台上嘿嘿嘿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当发小明白我笑的意思后,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但他的笑完全被面具遮住,别人看不见,只有我能看见面具随着他的笑一颤一颤地在抖动。而我的笑则无任何遮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笑态丑态,暴露无遗。台下的观众一看我正演戏突然笑了起来,不知道发生了啥事,但他们立即就明白过来这是笑场了,于是他们也跟着笑了起来。我知道,观众的笑声里成分太复杂。他们中有被我刺激出的笑,有被身边人感染的笑,有轻蔑的笑,更有讥讽的笑。就这样,我在舞台上笑了足足有一分钟。脑子里不断提醒自己:刹住、刹住,赶快忘记这个笑料,这是在舞台上,台下的一万多观众都在看着你呢。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把笑止住了。但仍然又延续了两三声。赶快把它憋回去,结果这几声后缀的笑因为强制压抑在喉咙里变成了咕咕的声音,好像囫囵咽下去三个剥皮熟鸡蛋一样让我痛苦难耐。我尽量把脸严肃起来,不让这几声笑在脸上表现出来,以至于这几声笑最后变成了肉笑皮不笑。

  演出在我的笑场之后接续往下进行,当全部内容表演完毕,我像逃离炮火连天的战场一样匆匆跑下场来。

  我知道,一场被尅在所难免。果不其然,吃过晚饭,宣传队长把我们叫到一起,开始了半个多小时的总结性训话:“我们这个剧目从内容上讲是非常符合当前形势的。因为批林批孔是当务之急,其他大队演的节目里都没有和我们相同的内容。你们的演出技巧也无可挑剔。本来我们这次演出有可能成为全公社表现最好的节目,可就是因为一场大笑把我们从天上笑到了地下。笑、笑,笑什么笑?啥时候不能笑,偏偏在不该笑的时候去笑,演出成功后再笑不行吗?难道你们不觉得笑的太早了吗?”我们两个都低着头,像做了天大的错事而又充分认识到自己错误那样驯服、可怜、规矩,此刻再也笑不起来了。也许是我们让宣传队长痛痛快快的过了一次训斥人的瘾自己得到了满足,还是他看到我们没有犯犟表现的服服帖帖时动了恻隐之心,训斥到最后,宣传队长竟然又补充了一句让我几乎感动甚至想向他鞠躬而又至今难以忘怀的话:“话说回来,今天的事太偶然,如果是我在台上,我也会忍不住的”。哈哈,真逗!

  一生中“难得”的一次笑场,让我记忆的链条舍不得将它剥离。它让我增长了见识:做一个演员美丽帅气的形象和动人的歌喉固然重要,但学会把握自己的感情显得更加重要。该哭的时候要会声泪俱下,该笑的时候要笑的恰到好处。不该笑的时候而发笑,那就是犯了演戏的大忌。如何在不该笑的时候绕开可笑的挑逗,那就需要定力。好的演员都是有这种定力的。比如宋丹丹、比如范伟、比如孙涛等,他们都是能让别人笑趴下而自己“岿然不动”的人。笑场的经历还使我学会了敬重,敬重那些能给人带来欢乐和愉快的优秀演员们,他(她)们能成为演员甚至名人,都不是轻而易举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个“功”的面太广了,不仅仅是练腔吊嗓,不仅仅是耍枪弄棒,还包括克服自身的弱点和短板,还包括紧要关头能够淡定而又从容地绕过那从天而降的表演杀手——笑场!


编辑点评:
对《笑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